阿P | 这窗到底砸不砸

2020-02-11 投稿人 : www.sil-vinhas.com 围观 : 733 次

说话间,突然楼上楼下传来敲门声。这时,有人敲门,打开了门。两个扛着土筐、锤子和凿子的民工来了。阿普看了看他的手表。才11: 30。显然,建墙行动已经开始。一位p的妻子欢迎民工进了门,拿了一个钢卷尺在墙上拉了几下。她在墙上画了一个用红砖砌成的大盒子,命令道:“打!”两名农民工挥舞着锤子,打开了锤子。噪音和灰尘立刻充满了整个房间。

阿普无法说服,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。他匆忙跑到阳台上观看行动和场景。他觉得拿要15桶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两名民工正在兴奋地玩耍,这时楼外有人喊道:“城管来了!”楼上楼下的砰砰声突然停止了。当这两个农民工听说城市管理部门要来的时候,他们拿起工具就跑了,没有等老板停下来。但是门一打开,五六顶大帽子就已经站在门口了。第一个人二话没说,抓起民工手中的工具,走进来,指着阿普的鼻子问道:“你在政府工作。你叫阿普?”

"嗯.嗯。阿普吓得脸色陡变,支支吾吾不敢作声。

当这个人看到他找到了正确的倡导者,他立刻提高嗓门喊道:“谁让你打架的?啊,你鼓起勇气了吗?敢在政府面前搞破坏?你不知道政府广场在墙外吗?”

阿普的妻子正要为自己辩护,这时那个男人挥挥手说,“废话少说,我现在正式通知你,你可以在明天中午12点之前恢复原来的样子!哼,别人控制不了,你也控制不了?你想给你的领导打电话吗?”

阿普吓得脸色铁青,双腿颤抖。他不停地说,“不,不,我会恢复的,我会恢复的!”

"你不必太圆滑!"那人挥挥手,转身走了几步,然后转身对他的一个手下说:"开门,开门!"我看见后面的一个人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,让p签上一个字,然后撕下来递给p,一群人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当城管撤离时,一名警察在楼上楼下询问,却发现每个家庭都收到了同样的处罚清单。一个警察看着别人的房子。一些人拆掉了整面墙,另一些人拆掉了一半以上。他不禁暗自庆幸。幸运的是,我有一颗额外的心,所以当我撞到墙上时,我阻止了民工抽两支烟。我耽搁了一些时间,只打了一个小洞。我只需要几桶迫击炮就能把它弄平,否则.

趁还不太晚,阿普急忙跑到泥水匠那里讨论并修理墙壁。这时,妻子又出来拦住了他:“胆小鬼,城管也欺负人,急什么?让我们看看人们用它做什么!”

阿普这次没有屈服。他掐着脖子说,“官方惩罚名单已经下来了。撤退是什么?我不知道如果你不在办公室工作,你想让我丢掉工作吗?嘿,这次我是负责人,加油!”

阿普下了命令,民工们带来了砂浆和砖块,三下五除二修好了墙上的洞。他的妻子跺着脚放弃了。

房子装修一开始,阿普就绕着没有窗户的墙走,苦苦思索。突然,他灵机一动,想出了一个改造计划:在那里建一面电视墙,安装几盏聚光灯,既可以照明,也可以装饰。因此,他去建材市场购买高档文化石,并开始施工。

这时,楼上楼下的居民也开始装修。他们口头上答应城市管理部门修理墙,但事实上他们什么也没做。几天后和平恢复了,另一个人来到警视厅说,“我们已经同意今晚9点钟撞上墙。我们不能在白天或晚上做这件事。不打开这扇窗户我们就活不下去!”

阿普听到这个声音摇摇头。“你应该停止胡闹,尽快修补墙壁。不要被风冒犯了。你行动越多,你就越被动。”

其他居民不听“阿普”计划,整晚都在打开窗户。太好了。整个社区就像马蜂窝。城市管理小组已全面部署。楼上楼下就像沸腾的锅。一些城管说他们会在法庭上起诉,一些说他们会没收房产证,还有一些说他们会切断水电供应.一些居民脾气暴躁,举着锤子咬牙切齿地说:“哼,我被解雇了,没人负责,但是建一堵墙让这么多家庭主妇进来,迫使她们冲过来,我就和你打架!”还有柔,嬉皮笑脸地说:“好了好了,我补,我补。”心里却想靠不补。也有半软半硬、半冷半热的人说,"城市里的其他地区可以战斗,为什么我们不能单独在这里战斗呢?"处理不公,我会起诉你!“简而言之,有很多噪音和很多打斗。Ap一家这次很平静,没有人来找它。所以Ap高兴地对妻子说,“嘿嘿,毕竟,我学到了更多,知道了更多。如果我听他们的,那就很难了!“

但是P笑了一会儿就笑不出来了。为什么?原来,城管灯打雷了,没有下雨,头几天来喊啊喊。后来,当该县更换人员时,领导不知道该负责,来的也少了。居民们今天安装了窗框,明天做了护栏,后天安装了雨披。窗户无声地生长着。阿普有点后悔,但是看完电视墙后效果很好。虽然没有灯光,但聚光灯可以打开,仍然有一些温暖的感觉。这样,心理平衡就有些平衡了,他想:他们毕竟违反了规定,总有一天会处理好的。

很快,县里就调动了一个新秘书。新秘书负责邻近县的城市建设。他是这个领域的专家。上任的第一天,他在政府门前的广场停下来,发现了阿普大楼的问题:为什么同一栋房子的顶部有窗户,底部有窗户,但中间只有一个没有窗户?新秘书看得越多,他就越不舒服。他问秘书发生了什么事。秘书什么也说不出来,所以他“哼了又哼”,然后把它传了出去。

但不久之后,省级“连欣大桥”慰问组将来到县城向演出致敬。舞台设在政府前面的大广场上。阿普的房子恰好是舞台的背景。联新桥慰问团长期以来在当地享有良好的声誉,其演出必须向全省现场直播。因此,为了树立改革开放的新形象,新书记已经动员全县清理、种植草皮、拆除“松套”和整顿县城。但是当他来到广场准备期末考试时,他看着舞台的背景墙,眉头不禁皱了起来:这是一次失败。如果他拿起镜头,难道不是整个省的耻辱吗?于是一个电话打给了建筑总监,说:“你可以在三天内打开那个家庭的窗户!“建筑总监支支吾吾地说:“那个.那.那.其他八扇开着的窗户是非法的!"“新秘书不高兴,脸色沉了下来。"脑死亡,你擅长八份工作还是一份工作?施工负责人恍然大悟,拍了拍额头:“好的,好的,好的,我马上做,马上做,我保证三天内做!“

半小时后,一大群城管人员一起开车进了阿普的家。和上一个街区一样大。一进屋,他们就对阿普喊道,“阿普,你的房子没有窗户,这严重影响了整栋建筑的外观,直接影响了城市的外观。根据建设局的研究和决定,你最多只能在两天内拆除墙壁和打开窗户!“阿普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晕倒:现在一家人都搬进了新房子,电视墙花了几千元,所以没有办法单独向他妻子解释!

但是害虫能抵抗吗?这一次他真的无法扭动手臂或双腿。

当然,墙终于被推倒了。阿普被妻子骂了几天,但当他看到新安装的宽敞明亮的窗户时,他又感到高兴了:终于他又能看到光明了。几天后

我们会给你什么:

1。出版物上市后,发送一份样本出版物。

2。缴纳会费应当遵循卓越贡献和卓越报酬的原则。原稿平均投稿费为每千字400元。

3。推荐优秀作品改编成多媒体作品,如电视剧、广播剧和有声读物。

你还想说什么:

1。请留下您的真实姓名、地址、联系电话、电子邮件和其他联系信息以便提交,以便于进一步处理和修改工作,以及发送出版物样本和付款。

3。本杂志雇佣的任何作品应被视为获得了与《故事会》相关的权利,如在线传播、编辑出版、影视改编、电子音像制品等。本杂志支付给作者的报酬已经包括上述权利的报酬。如果您有任何特殊要求,请提前解释。

gushihui999

126.com

希望你的作品能回到搜狐并看到更多